杏彩体育
首页 > 杏彩体育

【“包容性数字未来”专栏】张心旖 “可负担的数字化”:中小企业化转型的理念和方案

发布时间:2024-02-19 18:43:05   来源:杏彩体育

  IPP评论是国家高端智库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IPP)官方微信平台。

  如何使缺乏数字人才和资源储备的中小企业,能有效实施数字化转型,享受数字技术带来的收益,是实践中面临的一道难题。早在2020年,工业与信息化部就印发了《中小企业数字化赋能专项行动方案》,提出通过搭建供应链、产融对接、打造标杆案例等方式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2022年工业与信息化部印发了《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指南》,多措并举指导中小企业科学高效开展数字化转型。但我们在调研企业的过程中发现,很多中小企业对于数字化转型仍抱有多重顾虑,难以真正有效实施革新。数字化转型对于中小企业在获得订单、降本增效时延、议价能力方面的影响不可忽视,本文尝试探索“可负担的数字化”(Affordable Digitalization)的理念和方案,希望以综合性机制的设置来缓解中小企业的转型顾虑,加快产业数字化进程。

  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已不言而喻,分析其作用和影响的文献不计其数。然而在实践中,不论政府、产业界、学界、社会等外界对数字化转型有怎样的认知,企业的规模大小、盈利状况 、在产业链中所处位置、转型认识、转型人力资本等方面因素都会影响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意愿和能力,而这些影响都不会随外界的意志所转移。

  通过调研企业我们得知,即便在经济发展水平差异较大的城市和区域,各行各业的有突出贡献的公司大多“内生”出了较为成熟的数字化平台,“数字化”的重要性对它们而言已是不言而喻。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许多中小型企业仍处于数字化转型的“迷茫期”,不想转、不敢转、不会转仍是迈出转型第一步的主要困扰。打造面向中小企业的可负担数字化转型平台和机制,将是帮助它们克服这些困扰的有益探索。

  近年来受到新冠疫情和经济下行的冲击,大部分中小企业最紧迫任务是“生存”。因此,最关键的问题就在于数字化转型能否成为为中小企业“续命”的优先选项?中小企业由此也衍生出如下三重顾虑:数字化是为盈利赋能还是成为经济负担?是立即实现降本增效还是着眼未来长远受益?企业在行业中的竞争能力会不会进一步萎缩?

  数字技术只有直接为企业降本增效、提升企业的存活率,数字化转型才会成为企业优先选项的决定性因素。企业自然是逐利的,那么利从何来?对于中小企业而言,至关重要的一环必然是订单。数字技术固然能够最终靠提升公司的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水平,在生产经营的各个流程和环节减少相关成本和提高效率,甚至如同许多文献揭示的那样,采纳数字技术还能够在不扩大企业实际规模的条件下,帮企业收获规模效益的好处(即同时兼得制造多样产品的“范围经济”和批量生产的“规模经济”效益)。但是,这样的“赋能”前景毕竟还太远,就现实中的中小企业而言,获得订单才是即刻关注的核心。因此,对于大多数中小企业来说,数字化转型只被看作是锦上添花的“可选项”,而不是求生存的“必选项”。要评估数字化是赋能还是负担,中小企业首要关注是其能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有助于更多地拿到订单?

  数字化转型时延也是中小企业所考量的重要因素。时延具体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转型所花费的时间,二是转型后到实现降本增效的时间差。在生存的压力下的中小企业,很难支撑与技术磨合时间长以及技术转化成收益时间长的转型路径。数字化转型不仅涉及到数字技术如何嵌入企业业务,还涉及到企业组织结构和利益分配的调整,这些对于中小企业来说都是可预见的成本。我们的调研发现,一些平台企业之所以能够成功为中小企业提供数字化转型方案,并不必然是这些平台掌握了超高水平的技术(即所谓“强平台”),而是具备了缩短转型时延的能力:由于非常熟悉某类中小企业的专业业务,能有效在关键工艺环节注入数字技术,较为快速地帮助该企业提高业务效率。具体来看,这些平台主要提供的往往是单环节、轻量型、易转型的技术路径。换句话说,中小企业更多考虑的是眼下的生存,无暇关注带来长效收益的技术改进,而只有能缩短转型时延的数字化方案,才能获得广泛接受。

  通常而言,中小企业在大平台、大企业面前的议价能力较弱。为了帮助中小企业解决转型资金难题,地方政府实施了诸多举措,有一定的成效,例如探索数字金融、龙头企业带动、首台套补贴、转化中心建设、技术平台搭建等。但在实践中,仍有中小企业对于数字转型后的自主性存在担忧。特别是,一旦数字技术拥有一票否决权,决定中小企业是否能获得最重要的订单,那么它就可能在将来成为“卡脖子”的因素,使得中小企业本就不多的议价能力再次受到挤压。应对这个问题不仅要打造标杆案例、呼吁龙头企业社会责任,还需要站在中小企业自身的立场予以思考:在帮助中小企业接入大平台数字化方案的同时,能否保证其持续拥有数据、决策、经营模式方面的自主可控能力?

  相较于“不会转”的问题,笔者认为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痛点更多集中在“不敢转”和“不想转”,具体则表现为前文所述的三重顾虑。如果不能为企业增加订单、缩短降本增效时延、保障议价权等权益,那么即使再强的数字化解决方案,也难以为中小企业所接受。

  由此,本人尝试提出一个“可负担的数字化”(Affordable Digitalization)的数字化转型理念,侧重于强调面向中小企业的数字化方案应当满足:(1)在短期内各利益攸关方经济可负担;(2)从长远来看各方权益要有保障。这里仅仅初步阐释这个理念的基本构想,详细的论述以及制度设计留待日后。

  毋庸讳言,“可负担的数字化”的理念,是从德国支持其中小企业科技创新的经验中获得启发的。德国科创系统针对中小企业的支持,可用弗劳恩霍夫协会的运作为例加以说明。该协会全称“弗劳恩霍夫应用研究促进协会”(Fraunhofer-Gesellschaft zur Förderung der angewandten Forschung e. V.),是德国也是欧洲最大的应用科学研究机构,下设80多个研究所。弗劳恩霍夫协会是公私合作的机构,其1/3资金直接来自德国政府,另1/3资金也来自政府,但定向投于政府签约的应用研究,最后1/3预算来自与私营企业的应用研究合同。

  弗劳恩霍夫协会及其下设研究所,主旨是为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开发新技术、新产品、新工艺,协助企业解决自身创新发展中的组织、管理问题。协会及下属研究所近15000科研人员(包含德国合作院校的教授与参与实习的学生与研究生)一年为3000多企业客户完成约10000项科研开发项目,资金的1/3用于前瞻性的研发工作,确保其科研水平处于领先地位,经费中会有至少40%会用于社会性、非商业化的科研工作。弗劳恩霍夫协会还通过资产分派鼓励员工创业,为德国制造业灌输创新创业理念。

  通过类似于弗劳恩霍夫协会及其下设研究所这样的机构,一方面,德国政府为中小企业提供了它们负担不起的技术、设备和服务,例如2013年,在德国受雇于私营企业的35万名科学家和工程师中,有1/4效力于小公司;另一方面,建立了创新性知识从基础研究向制造技术商业化溢出的制度性渠道,加强生产工序和产品创新的力度,2013年中小企业投资了约87亿欧元用于开发新产品和生产技术,约占研发项目总支出的15%。

  借鉴德国的经验,我们尝试提出“可负担的数字化”的理念和方案。为了应对中小企业面临的转型升级压力,“可负担的数字化”要求一个由政府、企业、行业协会、平台、组织在一定规则之下各司其职、通力合作的扶助机制。例如,行业协会可以在推动数字化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可以在凝聚共识、业务梳理、平台搭建、统筹规划发挥重要的节点作用。由此衍生的数字化平台可能更注重“行业命运共同体”的建设,协商探索更加合理的经营模式和权责约定,将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中小企业的顾虑,实现未来也可负担的数字化。

  Y省沿海某城市拥有数量庞大的水产养殖小农户和中小企业,普遍面临着如何有效对接大市场(获取订单)以及实现规模效益(通过融资扩大生产经营规模)的难题。显然,接入某个共享市场信息和提供生产经营保障的平台的数字化方案,能够帮助这些小农户和中小企业解决眼下的疑难。但是,这样的数字化方案也给小农户带来了种种顾虑:数字化转型所要求的经济负担是否会过重(设备、技术改进和专业人员维护的成本)?数字化转型是否能在较短时间之内带来效益提升?数字平台对市场信息的垄断是否导致小农户的依附性?这三重顾虑致使该地水产养殖业的数字化迟迟得不到有效推进。

  近年,由行业商会和协会一同推动建立了一个新型数字平台企业——K公司,通过挖掘和整合水产养殖行业生产、加工、销售、物流等全产业链的数据,为行业中小企业提供服务,并且以所掌握的企业全产业链数据作为信用担保,为中小企业链接融资渠道,旨在解决行业的痛点堵点,包括行业初级产品贸易借款难、融资贵,以及由于数据断点导致在货权、监管、变现等流程方面难以掌控等等问题。

  K公司的数字化方案专门针对中小企业的顾虑,形成了制度约束:(1)压低平台接入成本:万元以下的数字化改造投入,就基本能满足接入K公司平台的门槛;(2)确保数据透明度:平台适时更新不一样的区域产品价格、金融机构利率等关键信息,不以垄断市场信息而盈利,中小企业不用担心因信息不对称而被收取差价;(3)无需支付融资息差:中小企业通过平台贷款无需支付额外利息点,而是以个单服务费的方式支付给平台。这些制度设计不仅直面行业痛点,还展示出了打造行业命运共同体新范式的决心,在较短时期内有效地推动了整个行业的数字化应用水平。

  中小企业的数字化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外力”,但中小企业的数字化“失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宜将成败全部归咎于数字平台企业的强弱。在实践中,平台服务企业只有围绕中小企业的业务需求,沉入具体行业的一线现场,在最大限度地考虑企业困境和顾虑基础上,调整技术方案、加强服务指导,才能提供安全、专业、高效的数字化转型服务。

  本文提出的“可负担的数字化”理念和方案,旨在通过政府、平台、行业协会等多元主体创建有效的扶助机制,打消中小企业的顾虑,让它们不再因没办法承受高额投入而不敢尝试获取“赋能”,不再为了眼下生存而难以顾及长效收益,不再因担心受制于人而拒绝种种新技术。“可负担的数字化”所要求的,是切实围绕中小企业需求的政策和激励,帮助中小企业在与数字技术的高效融合下实现可持续发展。

  关于IPP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IPP)是一个独立、非营利性的知识创新与公共政策研究平台。IPP围绕中国的体制改革、社会政策、中国话语权与国际关系等开展一系列的研究工作,并在此基础上形成知识创新和政策咨询协调发展的良好格局。IPP的愿景是打造开放式的知识创新和政策研究平台,成为领先世界的中国智库。

版权所有: 辽ICP备11011456号-1 [

辽公网安备 辽ICP备11011456号-1